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法律法规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借试车为由开走摩托车的行为如何定性

作者:农家成 刘燕平  发布时间:2012-11-01 11:15:32


案情回放:2010年7月5日16时许,在田东县人民广场祥和花园前,被告人韦某以购买摩托车为由,在试车过程中趁车主曾某不注意时,将曾某的一辆黑色轻骑铃木牌QS125-5型摩托车开走。二、2010年7月25日16时许,在田东县“横山古寨”里,被告人韦某同样以购买摩托车为由,在试车过程中趁车主黄某不注意将一辆红色建设雅马哈牌JYM125-2型摩托车开走。韦某将抢夺的摩托车直接开到田阳。 

分岐:本案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韦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韦某通过隐瞒事实真相的手段,骗取车主信任后将其车开走,其采取的手段是隐瞒事实真象,应定诈骗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韦某等的行为构成抢夺罪,韦某趁车主不备,将摩托车突然开走,从而非法占有车辆,构成抢夺罪。

       本案的特殊性在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过程中,既有隐瞒事实真相骗取他人信任的因素,又有乘人不备公然夺取的手段,关于这类抢夺与欺诈交织的客观表现如何定性,值得我们探讨。

分析: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首先,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欺诈行为从形式上说包括两类,一是虚构事实,二是隐瞒真相;从实质上说是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的行为。成立诈骗罪要求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之后作出财产处分,财产处分包括处分行为与处分意识。处分财产表现为直接交付财产,或者承诺行为人取得财产,或者承诺转移财产性利益。

2、抢夺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使用暴力、胁迫等强制方法,公然夺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抢夺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乘人不备,公然抢夺他人财物的行为。但行为人公然夺取财物时并不使用暴力、胁迫等侵犯被害人人身的手段行为,而是针对被抢夺财物使用强力,使其脱离被害人的控制而占为己有。诈骗罪和抢夺罪的共同点主要体现在:1、犯罪的主体都是一般主体。2、犯罪的主观方面都以非法占有公私财产为目的。3、犯罪的客体都有侵犯到国家、集体、公民的财产所有权。4、都是结果犯,并且都使用非暴力手段。区别主要体现在犯罪的客观方面,即非法获取财物的方法不同。

3、本案中,韦某采用了欺骗手段,借买车的名义与车主黄某谈价,谈成价钱后便借口要试车,此欺诈行为让车主黄某陷于错误认识(误以为他要买车)。基于此错误认识,车主黄某将车辆交给韦某。虽然车主黄某将车辆交给韦某是出于自愿,但车主黄某并没有让韦某占有车辆的意思表示,因为韦某还没有付款,交易还没有产生,因此车主黄某将车辆交给韦某的行为不能看作是处分财产的行为。同时,韦某非法占有的目的是要获得对摩托车的实际控制,而不是一时地占有,此时韦某的犯罪行为也还没有完成,其最终获得摩托车还是要乘人不备开车逃跑,事实上,韦某就是采用了一种“诈术抢夺”的方法,通过诈骗行为,为抢夺行为创造条件,对财物的取得方式最终还是靠抢夺而非诈骗。 

其次,分析犯罪行为的前后逻辑顺序,韦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抢夺。

  诈骗罪的成立必须具备这样的客观逻辑顺序::诈骗行为——使他人陷入错误——他人基于错误处分财产——行为人获取财产或财产性利益。这四个行为先后有序,形成一个前后紧密相连的因果锁链,环环相扣,上一行为是下一行为的原因,而下一行为又是上一行为的结果,因果分明,不能颠倒,不可缺少。如果某一环节不符,则显然不构成或不能完成诈骗罪。在本案中,韦某实施的危害行为依自然意义判断也可分为四段::虚假借买车的事实——车主上当受骗——车主交出车辆——韦某开车逃跑,似乎符合诈骗罪的逻辑顺序,但仔细分析却存在矛盾之处:车主将车辆交给韦某试车并不是韦某非法取得车辆所有权的原因,车闰虽然交出了车辆,但并非诈骗意义上的“处分”行为,而是韦某为了最终取得财物的所有权,虚构了事实,使财物暂时由其占有,造成财物支配力的一时弛缓,乘机开车逃跑,因此,韦某最终非法占有车辆的原因并不是车主将车辆给其使用,而是在于他开车逃跑。从韦某的行为看,更符合抢夺所表现出来的乘人不备、公然夺取使财物脱离所有人控制这一逻辑顺序,因此韦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抢夺。

由此看来,韦某非法占有该车辆主要是以抢夺的方式实现目的的,其行为更符合抢夺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以抢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管理员    

文章出处:田东县人民法院网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