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法律法规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本案中的“《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是否具有应撤销的情形

——梁某诉程某、黄某债权人撤销权案

作者:农伊琳  发布时间:2014-08-14 17:28:06


一、基本案情

原告梁某与被告程某因故发生争执,被告将原告打成轻伤,经田东县人民法院审理,于2007年6月22日作出(2007)东刑初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程某犯故意伤害罪,并附带赔偿原告梁某人身损害的各项费用14907元。之后在原告取出固定钢板后,对其身体进行伤残鉴定,其鉴定结论残疾程度为九级。原告于2009年2月24日向田东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审理,法院判决被告程某向原告赔偿各种经济损失44536元。

2010年1月12日,原告向田东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受理后查明,被告程某无财产可供执行。随后原告经过查询,得知被告程某与前夫黄某于2009年4月2日双方到田东县公证处公证补充办理一份《“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将位于平马镇南华街文昌巷92号的房屋转让给前夫黄某所有。

原告认为,被告程某在进行人身损害赔偿诉讼期间,为逃避债务,在离婚六年之后办理公证《“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将财产转移,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应予撤销,遂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俩被告于2009年4月2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

二、案件焦点

程某与黄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是否具有应撤销的情形。

三、法院裁判要旨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2004年,程某与黄某离婚时,并未对共有的房产进行分割,但双方均明确各方有50%的产权。2007年,程某因故意伤害而引起附带民事诉讼,2009年2月24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梁某在拆除钢板并进行伤残鉴定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同年4月24日,法院判令程某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44536元。2009年4月2日,程某与黄某订立离婚协议补充协议书,将位于平马镇南华街文昌巷92号的房屋被告的部分产权转让给黄某,以抵偿程某所欠黄某的款项。该转让行为是在梁某向程某提起民事赔偿诉讼之后。显然,程某为规避履行生效判决的赔偿义务,导致梁某的债权无法实现。黄某受让程某转让的房屋产权,称其与程某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是否存在故意对抗梁某债权实现的事实在本案中亦无法查清。程某在将房产转让黄某时,未对其享有份额的价值进行评估,遂转让黄某抵偿债务,且黄某主张被告向其借款没有相关的证据证实,对梁某造成损害,依法该转让行为应予撤销。

四、法理点评

本案属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案件。根据《合同法》第74条的规定,债权人的撤销权是指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该规定是债权人可以行使撤销权的两种情形,本案即为第一种情形,它包括两个方面的要素:1.债权人放弃到期财产或无偿转让其财产;2.债务人转让财产的行为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

本案中,黄某与程某在离婚时由于对本案所涉房屋分割尚未达成一致意见,故在离婚后签订补充协议,对该房屋进行分割。这类关于财产分割的补充协议属于平等主体意思自治的范畴,是法律所认可的。但本案的特殊性在于,黄某与程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实际上已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一审被告程某殴打被上诉人梁某致其轻伤的事实,已经生效的法律文书确认,并有附带民事判决书对梁某的部分损失进行了认定,但尚有部分损失待定,另案处理。在梁某另行提起诉讼之后,程某明知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而与黄某签订《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放弃其与黄某共有房屋的所有权,而程某并无其他财产来履行其应尽义务。另,黄某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其于原告梁某2009年提起诉讼之前享有对被告程某的合法债权,故被告程某为放弃房产权利而与被告黄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补充协议具有应撤销的情形,因此,该协议系程某对自己与黄某共有财产中应得份额所有权的放弃,属于无偿转让财产的行为,程某的行为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